8月20日,雨花區環保科技園白田小區,走失12個小時後,小思終於被找到。面對陌生人他感到焦慮。圖/實習生張迪
  紅網長沙8月21日訊(滾動新聞記者 李柔 實習生 曾雨田)一名5歲自閉症小孩的走失,牽掛著無數小區居民的心。民警通過廣播“喊話”,熱心居民轉發微博微信,小區幾百號人齊上陣,大家“地毯式搜索”到凌晨一點。這是發生在雨花區環保科技園白田小區的真實故事。
  8月20日,早晨6點左右。5歲半的小思在走失一夜後,在一片無人的泥地里,被趕來的爺爺發現。此時的他,獨自一人坐在一片滿是泥巴的空地上,上衣扔在一邊,滿身泥濘,不哭也不鬧,只是歪著腦袋,不安地四處張望。看見爺爺走過來,他才張開嘴大聲哭了起來。
  此時距他走失,已經過去了整整12個小時。
  走失 就一會功夫,孫子不見了
  鄒老沒有想到,就那麼一會功夫,孫子小思竟然走丟了。
  19日下午6點,他和往常一樣,帶著小思下樓,準備在自己弄的菜園裡摘點菜,“回家炒著吃”。小思在菜園裡看看這個摸摸那個,並沒走遠。正當鄒老想多摘把蔥,為明天的早餐做準備時,小思走出菜園,沿著路往回家的方向走去。
  “我當時並不覺得他會走丟。”鄒老稱,小思不是第一次來菜園,這條回家的路也相當熟悉。但當鄒老提著菜籃,走到自己樓下時,卻沒看到小思的身影。他在樓下大聲叫了幾下孫子的名字,也沒聽到有人回應。慌了神的鄒老趕緊繞著住宅區走了一小圈,仍然沒看到小思的身影。
  而此時小思的母親譚女士也在附近,聽到兒子走失的消息後,譚女士和全家人匆匆趕回小區,大家以小區為圓心,在周邊足足找了一個多小時。
  “我就擔心他遇到人不說話。”譚女士稱,小思患有非典型性自閉症。一個小時後,找尋無果的鄒家人,向小區所在的金桃派出所報了警。
  搜尋 社區總動員,搜尋至凌晨
  接到報警後,金桃派出所的值班民警馬上調出事發地的監控視頻。因為監控也有死角,有些路段看得並不清楚,還是不知道小思最終去哪了。隨後,金桃派出所的民警聯繫了小區內的警務室,然後通過車載廣播,動員小區內的居民一起來找小思。
  “這是個安置小區”,譚女士稱,小區居民原來都是洞井鎮白田村的居民,互相都認識。聽到廣播後,不少居民自發走出家門,大家還通過微博、微信,呼籲更多的人參與進來。譚女士提供了幾個小思最有可能出現的地點,每個地點都有民警和熱心的居民把守。
  因為小區旁不遠處就是圭塘河,他們擔心小思會“發生什麼意外”。晚上8、9點多,不少居民圍在河邊,展開“地毯式搜尋”。直到20日凌晨1點左右,還有不少居民沿著河兩岸繼續尋找。“起碼有幾百人吧,河岸邊上都黑壓壓的”。
  最後在民警的勸說下,幫忙尋找居民才回家休息。譚女士介紹,民警告訴大家說要保存體力,以便在第二天更好地搜尋,他們這才回家休息。
   找回 看到爺爺,他大哭了出來
  小思一晚沒回,鄒家人提心吊膽,一夜沒睡。
  鄒老在20日凌晨3點多才回到家,在家小憩後,凌晨5點左右,他再次走出家門,“還是擔心孩子會出什麼意外”。
  鄒老出門後,又沿著圭塘河沿岸來來回回找了一遍,搜尋無果後又來到小區附近一些孩子可能出現的地方。最後在小區附近一個建築工地上,他遠遠看到一個小孩的身影。鄒老走近一看,正是自己找了一晚的孫子。
  “其他地方都找遍了,想再回過頭看看。”鄒老回憶說,這是一塊建築工地,已經被挖成了平地,前幾天下雨後全是泥濘。而在小思走失當晚,居民和民警也都找過這個地方。對於為什麼沒找到,鄒老猜測可能是當時天已經黑了,光線不好才沒人發現。
  此時的小思,上衣丟在一邊,滿身的泥濘。可能是夜晚溫度低,他身上青一塊、紫一塊的。因為不安,小思坐在泥巴裡歪著頭,不停地打量著四周。直到看見爺爺走過來,他才“哇”的一聲,大哭了出來。
  [記者手記]提到《海洋天堂》媽媽雙眼閃出一絲光彩
  在所有的媽媽眼中,自己的孩子都是天使。小思的媽媽譚女士也一樣,儘管他直到2歲才學會叫“媽媽”。
  譚女士介紹,小思1歲左右,她就發現他跟別的小孩“有一些不一樣”。“你叫他的時候,他沒有任何反應”。譚女士說,小思學東西也很慢,吃飯、穿衣,會用準確的語言表達喜怒哀樂,出門會排隊等,這些看起來再簡單不過的行為,他都要很長時間才能學會。
  在與譚女士聊天過程中,記者試圖與小思說上幾句,但對來自陌生人的聲音,他沒有反應。
  譚女士後來在網上查資料,懷疑孩子有可能是患了自閉症。於是在小思1歲9個月大時,她帶著他去了兩家醫院,結果被確診為非典型性自閉症。
  為了方便照顧小思,譚女士辭了職,成了一名全職太太。也是從那時候開始,她通過各種方式瞭解自閉症,試圖走近小思的內心世界。記者在聊天過程中無意提到《海洋天堂》,譚女士疲憊的雙眼立馬閃現出一絲光彩,“你也知道這部電影啊!”(由李連傑、文章主演,薛曉路導演,講述一名父親與患有自閉症兒子相依為命的故事,是國內最早關註自閉症群體的電影之一。)
  如今小思已經5歲半了,到了要上小學的年紀。譚女士有點擔心,老師會耐心教他麽?其他小孩會包容他、接納他麽?
  “但是我還是很樂觀的。”在採訪的最後,譚女士又話鋒一轉,充滿信心地說,“一切都會好起來的”。  (原標題:長沙5歲自閉症孩子走失 數百好街坊一起尋找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fiuyhp 的頭像
sfiuyhp

Sunshine

sfiuyh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